☆猫之友☆

浪漫主义的猫控少女

Die dämmerung bricht(黎明破晓)

♢活动已经结束,不论输赢不论阵营家为自己喜爱的角色尽力就已经足够了。
♢本人阵营是黎明方精灵王子。为克洛里斯王子打call♡
♢若角色有ooc,请不喜勿喷,发表的只是我的个人看法。
♢以下,请观赏

无论怎样哭泣呼喊都会有无法挽回的事物

无论怎么向苍穹祈祷奇迹的出现依旧无法实现

在绝望深渊的彼方挺起胸膛将誓言怀于心中

伫立于战场上集结着人们心中的光芒冲破一切

黑暗,向着那充满未知的明日奔去

Hoffnung(希望)

卢索城

夜幕开始降临,在恶名远扬的罪恶之城的黑市拍卖会上,海樱和奥兰多成功阻止了瑞德灰影的阴谋,这里的战况已经趋于稳定。

他们决定回到奥兰多和他的联络员们在这里搭建的临时据点,毕竟在这个城市里外面必须低调行事不宜久留,更何况他们拥有价值连城的雪之心设计材料。

“根据我得到的情报,目前来看我们这里和7号基地的战况是我们占据了优势,但是……”

海樱从容地整理自己散落的银色秀发,经历了半天的艰苦奋战有点疲惫,但是她依旧用优雅高贵的姿态面对支持她的助理们。

她是苹果联邦服装集团的唯一继承者,她的一言一行代表了整个集团,她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但是在冰魂峡谷那里无名骑士团与提尔联军仍然处于焦灼状态,就目前而言处于劣势。”奥兰多微皱眉头,温雅的面容变得严峻。

“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会失败,就算尼德霍格真的从雪域地宫拿到图纸,只要他没有设计材料他依旧无计可施。”海樱冷静分析局势。

“嗯,确实如此。但是我并不认为瑞德和弗里恩真的会就此罢休,他们一定还会有其他计划夺取材料。我会继续留意他们的动向。”

奥兰多一直坚持称呼灰影为“弗里恩”,他坚信着只要不停呼唤着他原本的名字,或许哪一天他就能回想起过去的一切。

“那就拜托你了,我们不能自乱阵脚。我相信只要设计材料在我们手中,能够镇守这里一时就能多一丝希望。”

海樱与奥兰多心照不宣,下定决心携手共进,努力面对接下来险恶的挑战。

即使是无法照亮整个黑暗,一丝微弱的火苗也能迸发出希望的火光。
Morgen(明日)

7号基地

月色清冷,能够听见树林里水流潺潺的声音,不知疲倦的夜莺在枝头鸣唱哀伤忧郁的曲调,微风拂过带来了黎明的消息。

仔细聆听自然之声,它会告诉你这片土地上发生的全部事情。克洛里斯停止了冥想,睁开蓝宝石般的双眼,望着敌方坚守的那栋建筑。

他躺在树干上弹着悠扬的琴声,观察他们的动向。他原本是打算与无名骑士团汇合,但是遇到新的敌人——灰鸦医生和他的助手桃桃。虽然计划遇到变动,但是他还是凭借自己的魔法和丛林卫士的帮助下占据了这里的优势,但是还不能掉以轻心。

刚刚听到风传来的消息,他得知卢索城和自己这里的战况都是占据上风,但是冰魂峡谷那里……

克洛里斯微微垂目,果然还是需要自己的支援。

自己代表了信鸽森林的立场,所以更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必须尽快与他们汇合。

这片被诅咒宿命束缚的大陆或许并不完美,或许它是个谎言堆砌成的世界,或许人们并不该用血脉诅咒来换取所谓的和平。但是想要颠覆这个命运就要牺牲无数无辜者的性命,用他们的鲜血来祭奠新世界的诞生,无视生命的可贵仅仅是为了看透世界的真实,这绝对是错误的!

这是克洛里斯对尼德霍格偏激行为的看法。他虽然并不了解人类,但是知道人类的情感是多样的,有卑劣就会有崇高,有哀伤也就会有喜悦。就如同黑夜与黎明,它们彼此对立又彼此相依。没有衬托之分,只是哪种更被人需要罢了。

克洛里斯抬头望着黑夜的天穹,让他怀念起信鸽森林。灰鸦前往此地的目的是牵制住自己的步伐,让自己不能完成任务,但是当下的情况容不得自己犹豫。拿定了主意他从树干上下来,决定完成此次的使命。根据树木的指引前往冰魂峡谷与无名骑士团汇合,希望自己对苍穹的祈祷能传达到神灵耳中,能为他们带来胜利的福音。

如果在黑夜中迷路请不要绝望,向着光的方向前进,为了那属于自己未知的明日。

等待,并满怀期待吧!

Wünsche(愿望)

冰魂峡谷

眼前是鲜血铺成的道路,四处都是战火和狼烟,白茫茫的雪原已经变成血色战场,胜利女神不知眷顾着哪方……

“团长,刚刚得到消息卢索城和7号基地战况是我们占据优势!”一位风尘仆仆的传令官回到前线传达消息。

无名骑士团全体战士听闻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后立刻士气大增。路易听闻后重振精神握紧了拳头,目光紧盯着平静的雪域地宫,还差一点……

经历了这么久的血战,牺牲了那么多士兵还是不能彻底攻下尼德霍格的提尔联军,路易平静的外表下是对信任他却死去的战士的愧疚和自责。因为他们都是为了坚信纯真美好的事物:荣耀、守护、正义、和平、善良……所以无名骑士团一定要坚持,为了那些没能看到黎明划破黑夜,怀着崇高理想和誓言死去的战士,替他们完成守护美好和平世界的愿望。

愿望……

路易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副很久以前规划的图景——那是他在鸟语花香优雅祥和的云端帝国的土地上的事情了。他和有着紫色秀发的温柔女孩结伴游山玩水,互相学习搭配技巧绘制设计图纸,一起前往云端边境梦幻的桃色花田观赏那里的美景。两人欢笑着奔跑,阳光洒落在他们身上,青鸟在空中盘旋飞舞。他期望远离来自北方的烈火,远离来自整个大陆的变革,甚至远离自己发下的誓言……

只想和她永远在一起。

但是,此时此刻,她已经不在了。

“如今的我,是无名骑士团的团长。”路易自言自语道。

“团长,他们又发起新一轮攻势,请指示。”传令官问道。

路易拔出自己的佩剑黎明之刃,用骑士的礼仪举起它:“骑士们你们是为何而战?你们舍弃自己的名字加入无名骑士团又是为何?!”

“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黑夜中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和平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珍爱之物!”所有的战士用尽最大的嗓门呐喊助威。

一个个身穿白色服装的战士奋不顾身向前冲去,用疲惫的身躯去抵抗来势汹汹的敌军,一批倒下又有一批站起来争取胜利的机会,他们都是为了心中的愿望,那个自己可能无法亲眼见证的美好未来。

“无名骑士团至死不渝!”

这是他们永不褪色的誓言!

不知何时,一只青鸟在夜空下盘旋,它发出的鸟鸣响彻天边,暗紫色的天穹有了一丝破晓的光芒——

【魔伊同人】此光辉为谁存在

♢最近魔伊剧场版播出,漫画更新,伊莉雅没有戏份的产物
♢cp幼闪×魔伊
♢不喜勿喷





最近心情有些低落的伊莉雅因为还未接到自己的剧情,想要出去散散心,于是离开了据点。来到一处被雪所覆盖的荒无人烟的公园,她轻轻掸开一个公园椅上的积雪,坐了上去。

这里是雪的世界,白茫茫的苍穹,白茫茫的大地,这里任何人的生活气息都被这冷酷的世界隔绝。这里是美游所在的世界,整个星球的环境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正如现在明明是夏天却如同凛冬般冻人骨髓。

这个星球的大源已经枯竭,无法适应新环境的生命最终与大地融为一体,成为星球上存活的生命的养分。因为人类的数量在不断减少,已经濒危到需要探讨在新的世纪人类是否还能继续延续下去的命题,所以艾因兹华斯才会选择利用美游的力量让人类进化。

伊莉雅吐出一口白雾,虽然穿着冬衣,但零下的气温实在令人不好受,这种感觉让伊莉雅想到自己曾经被困在301秒的永久冰宫结界里一样。刺人心扉的冷意以及艾莉卡的那句——『伊莉雅姐姐是大骗子!』

       
     

“伊莉雅姐姐好久不见!”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称呼,伊莉雅猛的抬头看去。与这个世界显得格格不入的金发红瞳的少年闯进了视野里,金色的发丝十分柔顺,让人联想到丝滑的绸缎或是高贵的金属。他坐在离伊莉雅隔着一个人的位置上。

“吉尔君!你怎么在这?”伊莉雅疑惑着。他不是在朱利安他们撤退后就不知所踪了吗。
     
“最近没有我的戏份,实在过于无趣就出来了,看看有什么令我感兴趣的东西。”吉尔君稍稍前倾身体,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了。
     
  短暂的沉默在两人之间晕开,这里的氛围有些凝滞。 他静静地看着今日没有往常般活力的伊莉雅,随后说道:“怎么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又遇到什么麻烦事了?”
     
“没有什么事……”伊莉雅没什么底气的回答。少年红色的竖瞳里没有一丝情感,但伊莉雅觉得那双眼睛看进了自己的内心深处,仿佛在质疑之前说的话。
      
 吉尔君的气场并不是充满威压的强烈的那种,但依旧让人无法抗拒。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他是王的原因,最后伊莉雅选择了说实话。
      
“嗯……最近我在想自己到底是不是主角。剧场版里讲的是大哥哥和美游的故事,我只出场几分钟,最新一期漫画里也没有我的戏份,在更新之前我依旧打不赢贝阿朵莉丝,在fgo里虽然开了幕间但我的强度还是普通,还是小黑用的顺手。我……我身为主角真是太差劲了……”伊莉雅头低了下来,银色的柔顺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庞,声音也越来越小。
       
吉尔伸出手摸了摸伊莉雅的头,“没关系的,伊莉雅姐姐。你肯定比我早出场啊。有句话叫做‘主角都是会晚点登场的’。”吉尔君笑得很温暖。
      
“吉尔君你这不算安慰人吧。”伊莉雅满脸黑线。
      
 突然伊莉雅像是想到什么,也不顾面前的人最初是如何的疯狂,自己的身体向他凑近:“话说回来,吉尔君你之后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跟我们说一声就走了呢?”
     
“那是因为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之后怎样是我的自由吧。”他摸了摸头苦笑着。
    
“……吉尔君原本就很强呢,拿回卡片之后一定更强了吧。”
      
 无论什么时候吉尔君都是游刃有余的模样。
    
“嗯,虽然性质有些不同,但伊莉雅姐姐你已经见识过了吧,那个追求圣杯(美游)的我。”
      
伊莉雅立即想到了那次还没和吉尔君成为友军的苦战,那第八张卡片的回收。自己是用双杖模式全力输出以及小黑她们共同努力下才将美游救出来的。
     
“不过呢,毕竟只是人之业离我的本体还是差一些啊。”
   
“真好呢。”伊莉雅落寞的说。
   
 “嗯?”吉尔君疑惑的看向她。
     
“……我想变强啊!我真的很想变强……明明都跟大哥哥保证过的,一定会拯救他们的!美游、小黑、凛桑、露维娅桑、大哥哥、田中、巴泽特桑、安杰莉卡、艾莉卡,甚至是贝阿朵莉丝和朱利安以及这个世界,我都会去拯救的!但是……”伊莉雅说着说着声音控制不住的颤抖,眼泪潸然,“我真的很没用,什么都做不到,无论怎么拼命都赢不了。第一次潜入艾因兹华斯的时候,田中保护无能为力的我的时候,大哥哥深受重伤的时候,和巴泽特桑一起和贝阿朵莉丝战斗的时候,我只是想……只想和大家一起回家而已啊!”
      
 伊莉雅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失声哭泣。
        

     
  

真讨厌,眼泪控制不了。伊莉雅抹着泪水,瓷娃娃般精致的脸庞都哭花了。明明和小黑答应过不再说丧气话,比起抱怨应该思考如何取胜。在自己踌躇不决的时候,敌人的实力或许更强了。明明都在艾因兹华斯城堡说出“美游和世界两个我都要拯救,我已经再也……不会放弃任何东西了”那样的话,自己更不能轻言放弃。
       
可是、可是……
      
吉尔君看着郁积太多负面感情,发泄情绪的伊莉雅叹了口气。
      
 她在迷惘啊。
    
“伊莉雅姐姐你知道自己力量的来源吗?”他的话语有着安抚的作用。伊莉雅停住了哭泣,望着吉尔君等待他的下文。
     
“那不是想要变强的决心,而是想要守护大家的,宛如郊野里绽放的花朵般美丽朴素而又真挚的决心。这样的光辉是为谁存在,你应该为什么而战,这一点至关重要。”
       
吉尔君的声音很清晰,混合着温暖的气息。虽然是比自己还要小的孩童身材,但话语充满了力量。
     
“谢谢你,吉尔君。果然吉尔君很厉害呢。”
      
“除此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呢。”
      
“伊莉雅,发现!” 吉尔君话音未落,就被人打断了。
      
“哎,田……田中!”来人正是田中,她依旧穿着胸前写着‘田中’俩字的运动服。脸上洋溢着永远充满活力的笑容,看到了伊莉雅立刻冲上去一把抱住。由于惯力太大,两人直接从椅子上倒下去。“啊,田中快起来啦!”被田中压在地上的伊莉雅抱怨道。躺在雪地里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
 
“哦,还有……那个谁也在。”
      
“田中,他是吉尔君啦。”果然记忆对于田中来说实在太难了。
      
“啊哈哈,田中姐姐还是老样子啊。”
       
伊莉雅站起来后拍拍自己衣服上的雪,田中依旧不怕冷在雪地里玩耍。而吉尔君一直坐在椅子上默默观察。 田中捧起一堆雪,看到了伊莉雅忧郁的表情,她思考了一下把雪丢掉。田中跑了过去,笑得依旧像个孩子似的,扯着伊莉雅的脸玩,嘴里说着:“伊莉雅笑一笑,笑一笑。”
      
“田中~不要闹了啦~”伊莉雅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的脸都快被磨练成宝具了。
      
“不要~田中最喜欢伊莉雅了,伊莉雅的笑容是最棒的!”
      
“哎?”伊莉雅一怔。
     
  笑容?!没错,哭泣什么的,绝对不适合自己。就算自己不够强,连敌人一根手指都碰不到,那也没有关系。
      
“没错,伊莉雅姐姐的笑容是大家最珍贵的宝藏哦。”吉尔君也接着田中的话说道。
      
 伊莉雅擦干脸上的泪痕,露出了近日以来最真挚的笑容。我的身边还有大家,只要大家齐心协力的话一定——
       
少女眼中不在迷惘,坚定了对命运的抗争。
即使残酷的命运迫使她做出选择也好、现实挡在眼前使她迷茫困惑也好,最后一定会到达终点。走向着她的目标——真正的happy end。
       
因为她,伊莉雅斯菲尔·冯·爱因兹贝伦——
      
魔法少女是能带来奇迹的存在!
     
 
这光辉是为了大家而存在的!

       
       
      

送走了活泼元气的田中,气氛瞬间冷清了。
    
“咦,吉尔君你要走了吗?”伊莉雅看着准备动身的他。“嗯,毕竟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那之后我们还是立场一致的关系吗?”伊莉雅追问道。
       
吉尔君沉默了一下。“说不准啊,或许下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就要刀剑相向了。”他严肃的表情表明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气温瞬间更加凝固寒冷,伊莉雅睁大了红宝石的瞳孔看着眼前的少年,想到了还是卡片时候的他。 如果他变成敌人的话——
     
“说笑的,我不属于任何一方,也不想一直做坏人的角色,否则我也是很头疼呢。”似乎是看穿了伊莉雅的心思,用言语为自己解围。眼前的少年又恢复了乖孩子的常态。“对于现在的我而言,观测是最好的方式,所以请放心。”
      
“是这样吗……”伊莉雅若有所思。
     
“嗯,那么再见了,伊莉雅姐姐要保重哦!”吉尔君笑着向伊莉雅道别。
     
“嗯,吉尔君也要保重身体哦。”伊莉雅向他挥挥手,目送他离开。
      
 两人自相反的方向离开,等到他们向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快看不清彼此的时候,吉尔君停住向前迈进的步伐,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张卡片,那张卡上印着archer的字样。
       
他回头望着伊莉雅向自己认定的道路前进的娇小但又坚强的身躯。
       
吉尔君的嘴角微微上扬,发出一声轻笑。随后他将手附在额头上,红色的蛇瞳闪烁着异样的神色:“那么,就让我看看作为圣杯之一的你能编织出什么样的故事让‘我’好好的欣赏吧,伊莉雅斯菲尔。”
      
        
        

在前方等待着少女的是更加漫长的物语。

手绘扑克黑塔利亚里的角色
♢本人是大二学生,非常喜欢黑塔利亚。与姬友共同完成54张本家扑克牌人设。
♢纯手工裁纸定制大小绘画,彩铅上色,背面涂黑塔利亚的logo。
♢扑克牌仅观赏用,全世界仅此一副。
♢在百度贴吧里也有本人发的帖子,内容更多。